【城市深度减排研讨会精华No.3】刘佳 | 上海“十四五”规划中的低碳路径讨论

  • 2019年08月23日

编者按:2019年7月25日,落实《巴黎协定》——城市中长期深度减排行动研讨会在京举办。此次会议是GDTP城市工作组的第一次集中讨论,来自国家和地方政府部门及研究机构三十余人参加会议。本网站将陆续编发此次研讨会的精华,敬请关注。本期编发的是上海市信息中心绿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低碳智库伙伴专家刘佳的主题演讲精华。


P7250140的副本.JPG

上海市信息中心绿色发展研究中心主任、低碳智库伙伴专家刘佳   摄影/厉伟涛



我想上海如果能拿出垃圾分类的决心全民参与到低碳路径,深度减排会做的更好。7月上海启动了应对气候变化十四五规划的基本思路研究,这里面有几个问题可以作为未来低碳发展重点考虑。

第一是达峰。上海在2035年总规划提到要在2025年前实现达峰,这意味着上海在未来五年内需要有一年的时间进入到达峰平台。如何达峰?达峰值是多少?

第二是长三角一体化的低碳发展,以及如何通过长三角一体化实现区域间低碳发展的统筹效应。

第三是低碳与污染物防治的协同发展。因为十四五规划是机构职能转隶后编制的第一个五年规划,主管部门需要对低碳和污染物防治提出协同的建议。

第四是非碳气体控制。这块工作需要在规划中进行重点部署。

上海低碳发展的现状

  • 能源结构持续优化,能耗强度逐步下降


第一,上海的能源消费总量缓慢上升,2018年能耗增速约为0.63%。

第二,能源利用效率逐年提升。单位GDP能耗强度由2006年的0.825吨标煤/万元下降到2017年的0.405吨标煤/万元。

第三,清洁能源的比重逐步提高。根据2005年-2018年数据,天然气比重由1.91%上升到10.4%,但本地可再生能源比重非常低,只有0.57%。

第四,外来清洁电力逐年提高。上海输入性能源的特点显著,除了一次能源,二次能源中比如将近50%的电力是外来的,目前二次能源中超过一半是清洁电力。

  • 温室气体排放量缓慢上升,排放强度显著下降


这几年,上海排放总量增速逐步稳定。十二五以来排放强度明显下降,年均下降6%,这与上海产业结构调整和技术提升有明显的关系。


图片 13.png


如图,上海能源消费强度和碳强度弹性系数出现了波动向下的趋势,其中某一两年出现了负值。可以看出上海经济发展与能源消费、温室气体排放的依存度逐步降低。


  • 产业结构持续优化



图片 14.png

如图所示,上海2018年产业结构中第三产业比重将近70%,高耗能行业能耗占工业能耗比重逐年下降。


  • 工业、建筑、交通低碳发展

 
从行业角度看,工业一直在做能效提升,比如组织各区、集团开展“百一行动”,推广节能环保技术产品;建筑领域这几年在推进绿色建筑、既有建筑节能改造;通过宣传、教育、培训、实践评比等方式倡导低碳生活、绿色出行;在车船陆港开展节能低碳行动,上海的新能源汽车在2018年已经超过22万辆,充电桩接近20万个。


上海低碳发展存在的问题


第一,城市化阶段。上海目前处于后工业化阶段,但能耗强度和排放强度较高,强度数值和国际对标城市相比,有明显差距。

第二,重点领域。上海目前正处于从工业主导型向交通主导型排放的转换期,发展航运中心、贸易中心面临较大的能耗总量控制与单位排放强度约束的压力。

第三,能源结构。上海可再生能源的资源禀赋受限于地域条件及研发与推广成本等问题,发展相对缓慢。煤改气、清洁能源的替代工作受限于能源安全性问题,天然气占比提升缓慢。

第四,部门协同。比如垃圾分类、绿色物流和绿色投融资,物流绿色化和市场化机制推进低碳工作仍有很大提升空间。

由此引出了一些深层次的问题

第一,部门缺乏统筹规划,协同效应不够理想。

第二,促进低碳发展以行政手段为主,市场激励不足。

第三,绿色科技的支撑力度比较薄弱,新技术推广慢,绿色项目融资仍然困难,绿色技术与科创中心建设的衔接不充分。比如上海市研发(R&D)经费占GDP比重已达到3.8%,与国际先进城市相比,处于较高水平,但实际投入绿色、低碳方面占比不高。

第四,个别行业与领域绿色发展的法律法规与机制不够健全,促进资源再利用、新兴产业等绿色发展相关的法律、法规较少。

上海低碳发展定位与对策

上海低碳发展主要定位于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和绿色发展的全球城市,借助绿色投融资打造上海金融中心的新起点,并且支撑上海科创中心的建立。我们在2018年下半年研究建议上海到2040年实现中心城区的零排放,在国内起到表率作用。

我认为低碳发展的主要对策是完善机制。能源结构优化、重耗能工业项目转移、提前进行项目投入等都会影响达峰,但法制体系和监督机制的完善和统筹部署才是治理根源。比如生产消费回收利用统筹配套,引导和激励投融资市场机制。

长三角区域一体化需要在完善区域协作机制的同时,助力低碳发展,加强区域间优势资源互补协作和优化配置,实现区域内能源产业布局一体化。如果能够突破长三角行政区域限制,一些主要的能源品种比如天然气管网布局可以实现更优化的资源配置,推动绿色和低碳发展。

此外还应加大对绿色技术、产品产业的扶持力度,完善创新体系。

上海重点领域的低碳路径


  • 能源结构


上海市发改委在研究能源多目标情景下中长期最优化路径时,除了考虑绿色、清洁、环保目标外,还考虑能源经济性和安全性。我们正在通过模型测算在多目标情景下如何实现最优化路径。


  • 绿色制造


制造业是上海五大品牌之一,提出把绿色制造作为上海制造专项优先行动方案。制造业如何实现绿色高质量发展?需要政策保障及引导、完善政策扶持体系、进一步提升服务能力和标准体系建设。


  • 低碳交通


低碳交通中的大交通可供研究低碳路径的空间非常有限,但是城市内部交通,特别是物流相对薄弱,研究空间非常大。目前上海市绿色物流缺乏统一规划协调,法规、政策、规划和整个制度体系比较滞后,缺乏前瞻性。货物道路运输的“绿色化”是上海发展“绿色物流”的主要短板,主要是柴油车的污染物排放。以柴油车为运输途径的物流占货物道路交通能耗约1/3,但是它的污染物排放却超过了2/3。

为此我们提出了绿色物流的相关政策建议,包括提高绿色物流高科技标准,促进高新技术在物流场景中的应用(以虹桥商务区为试点区域,推进长三角地区物流基础系统建设);以大型交通枢纽为依托建设地下物流系统,同时在地面运输中增加新能源物流车使用,协同降污减耗;结合正在全市推广的“生活垃圾分类”工作,打造“逆向物流”系统,使包装或外卖废弃物能够沿线回收。

  • 气候投融资


上海气候投融资无论自上而下的重视程度,还是自下而上的能力建设都还有很大发展空间。包括健全工作机制和完善政策体系、促进工具的创新来拓宽资金的来源、加强能力建设来推进国际合作、强化风险管理和完善信息披露。


  • 低碳技术和创新


无论是全社会的绿色发展,还是绿色投融资都需要绿色技术的支撑。为此我们从完善供给面、建立需求面、改善制度条件的环境面等政策面提出举措建议。比如研究通过税收减免、贷款优惠、专项资金及财政补贴等公共投入和完善各类公共服务;研究完善政府绿色采购制度的框架体系,关注节能环保产品的全生命周期和科技创新水平,建立科学的公共绿色采购评价体系;研究营造保护产权、公平竞争、信息透明、机制合理的创新环境等。

上海长宁区绿色低碳实践案例

长宁区低碳绿色节能发展工作取得了很多制度突破。比如:


  • 在交通、建筑、社区、能源等方面,做了很多区域能源多能互补和智能创新的试点示范,包括政府管理、金融机构、技术支撑的制度创新。
  • 长宁区搭建了公共建筑能耗的监督平台,实现大型公共建筑在线监测的大范围覆盖。
  • 近零排放建筑改造试点可以在没有任何财政补贴的情况下,通过市场化推广实现可持续性商业化模式。
  • 开展区域性能源互联网多能互补的研究,包括虚拟电厂的试点,利用市场化机制实现绿色金融放大效应。
  • 低碳社区建设层面,一直在研究低碳社区指标体系的设定和清单编制的方法。
  • 节能减排技术曲线。长宁区通过模型和数据定性定量分析,提出建筑节能技术减排曲线,希望未来可以推广到工业、交通等领域,并与市场化投融资机制、绿色金融和绿色技术创新结合起来。



(整理/厉伟涛 编辑/韩迪 




热门文章

邮箱订阅